现代制药应收与应付的保理秘诀

原创 PC4f5X  2021-02-10 14:42 

来源:资本名侦探

    提及应收账款,我们的第一反应是想到哪些指标?账龄结构,计提比例还是应收账款周转天数等等?这些已被谈及的太多了,而今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保理也在发挥着越来越多的作用。今天我们就来分享一个案例,保理在应收账款与应付账款两方面均有影响。

本文约2000字,阅读时间约为5分钟

1

过往案例:神雾环保

    在中信证券研究部财务与估值组林小驰老师的一次讲座上,中和明略研究团队听到了林老师分享的一个关于应收账款保理的案例,案例的主角分别为神雾环保(300156.SZ,现已退市)、内蒙古港原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港原化工”)、民生银行总行营业部(下称:“民生银行”)。讲座后,我们整理了事件详细经过,如下所示:

    据神雾环保发布于2013年12月31日的关于民生银行保理业务的进展公告,“2012年12月24日,民生银行同意受让神雾环保对港原化工的债权(即保理业务),保理金额为2亿元,保理期限1年;《中国民生银行保理额度通知书》表述为‘本业务为无追索权国内单保理(明保理)业务,采用一般融资模式’。

    公告继续陈述道,“2013年12月27日,民生银行以港原化工在保理到期后没能还款为理由将神雾环保在其北京中关村西区支行开立的一般户内的1.7亿元(保理融资额与利息)人民币划走;上市公司认为上述做法违背了‘本业务为无追索权国内单保理(明保理)业务,用一般融资模式’的性质。”

    不过,在2日后发布的协商进展公告中,神雾环保称,“因公司与港原化工就项目的进度、付款方面产生商业纠纷...其责任认定双方尚未达成一致意见,尚需协商确定;该事项属于‘无追索权保理合同’约定的特定条件之一,因此公司需承受港原化工的应收账款,承担该笔应收账款的购买责任。”

    可见,“无追索权”并不意味着绝对安全。根据中国银监会于2014年4月发布的《商业银行保理业务管理暂行办法》,无追索权保理是指应收账款在无商业纠纷等情况下无法得到清偿的,由银行承担应收账款的坏账风险。由此可知,保理商并非在任何情况下均无追索权,当存在商业纠纷等情况时,保理商仍具有追索权。

2

现代制药的应收保理与海南海药

    中和明略研究团队通过Wind检索了2019年年报中出现过“保理”关键词的上市公司后发现,其中的大部分公司是本身做保理业务,而自家应收账款做保理业务的却并不多,少数的典型案例可能只有现代制药(600420.SH)等有数的几家上市公司。

    根据年报披露,现代制药2016-2019年因金融资产转移终止确认应收账款系子公司与银行签订不附追索权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根据保理合同满足终止确认应收账款的条件,故各期终止确认应收账款分别为0.57亿元、5.08亿元、5.48亿元、10.95亿元;因保理业务发生的相关的损失分别为23万元、373万元、506万元、862万元。

    仅以2019年为例,现代制药应收账款保理业务最大的一笔来自于客户海南海药(000566.SZ),金额达2.9亿元,较2018年的8224万元有明显增长。前面提过,尽管不附追索权,但若存在商业纠纷等情况,保理商仍具有追索权。事实上,海南海药的货币资金问题曾广受关注。

    如《证券市场周刊》曾于2020年3月发布一篇题为“海南海药财务乱象丛生”的文章,文章称:“海南海药有息负债规模高企的同时,其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也表现高企;整体表现为大存大贷,这不是一个好的财务现象;海南海药对于大存大贷的原因,有必要给出合理解释。”此外,深交所亦于同年7月23日下发关注函,要求海南海药就存贷双高问题做出说明。

    海南海药到底有哪些存疑之处,其货币资金及其他科目有何异常之处?(注:我们对于该问题也有很浓厚的兴趣并已对其做了深入的分析,感兴趣的投资者可以关注我们下周即将发布的文章,即与海南海药的分析有关,敬请期待。)我们无法给出定论,但无论如何,投资者不宜对现代制药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完全放松关注。

3

现代制药其他应付款之保理款

    在现代制药年报中检索“保理”二字时我们还发现,上市公司2017-2019年其他应付款中均有“保理款”一项,金额分别为1.47亿元、6760万元、2.38亿元(注:2017年年报显示其他应付款之保理款的期初余额为0)。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想象了一种情景,即“某家上市公司从供应商处采购商品时,约定商业保理公司先行支付款项至供应商处,因此上市公司与供应商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已转变为上市公司与商业保理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注:该做法会导致上市公司应付账款转化为其他应付款或短期借款)。”

    现代制药是否符合这种情景呢?投资者可以自行询问上市公司。我们需要指出的是,这种债权债务关系的转变对于如此做的上市公司而言,有一个财报方面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的“美化”作用,即“‘本应计入经营活动现金流出’的‘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就有可能成为‘归还保理款’而被计入‘筹资活动现金流出’”。

    那么,现代制药筹资活动现金流出是否有保理款相关信息呢?我们查阅了上市公司2017-2019年报,发现在2019年报的报表附注之“现金流量表项目”中,“支付的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一项中就有“归还保理款”,该款项上期发生额、当期发生额分别为0、5.21亿元。

    本文最后再度感谢林小驰老师讲座上的分享!

本文系资本名侦探原创

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侦探君

未经允许,请勿擅自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5tianqi.com/6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