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守自盗还是设局掏空?法院:2.2亿进了新潮能源董事长腰包

原创 PC4f5X  2021-02-19 14:21 

来源:大舜财经

原标题:监守自盗还是设局掏空?法院:2.2亿进了新潮能源董事长腰包 

资本市场上的所有乱象几乎都可以在 新潮能源 这家公司身上被复制,如今又增加了一出让其中小股东都忍无可忍的新剧情。

大舜财经注意到,一份于2020年12月15披露的判决文书显示,此前新潮能源投给哈密合盛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哈密合盛源”)的6个亿资金竟然被新潮能源现任董事长刘柯实际控制的公司拿走了2.2个亿。

这份判决文书披露的内容让中小股东感到愤怒,首先6个亿的资金绕了一圈竟然有2.2亿流向了董事长的腰包,更令他们不解的是,虽然他们已经向公司发函要求追讨这笔资金,但是上市公司仍然置之不理,也未对此事进行信息披露。

2.2亿进董事长“腰包”,或涉信批违规

此次2.2亿元资金流入新潮能源董事长腰包的事情还要从哈密合盛源拖欠的一笔劳务费说起。

判决文书显示,由于哈密合盛源公司付自然人吕坤295万元劳务费,经原审法院主持调解哈密合盛源公司与吕坤达成调解协议,原审法院出具了民事调解书。

但是由于哈密合盛源公司不能按约履案款,后吕坤依法向法院申请执行。但是由于执行也无财产可以执行,因此吕坤向法院申请追加新潮能源作为被执。

不查不知道,一查发现“事儿”有点大!

根据原审法院调取电汇凭证和银单位账户对账单显,2016年1222,新潮公司对哈密合盛源的6亿元投资款转合盛源公司账户。

但是在2017年哈密合盛源就拿出3亿投给了一家名为陕西三沅重工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下称“三沅重工”),三沅重工即向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转3亿元,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又转中创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金创新”)2.2亿元。

企查查资料显示,在2017年4月2日三沅重工发生工商变更,哈密合盛源增资3亿元,取得三沅重工55.76%的股份,成为这家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有意思的是,中金创新的董事长、总经理以及法定代表人均为刘柯,刘柯持有中金创新90%的股份。刘柯也是新潮能源的现任董事长。

虽然新潮能源辩称,公司并不是哈密合盛源的控股股东,对合盛源公司处置资及其他经营事项均不享有绝对的表决权和实际控制权。

但是这一说法并未得到法院的认可,法院认定新潮能源的资金转入哈密合盛源之后,短期内又将额资转出或转到新潮公司关联公司的为,已经构成股东抽逃出资的情形。

二审法院还认为,新潮能源提供的证据仅证明其出资到位,对其未参与抽逃资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最终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结果,追加新潮能源为被执行人。

虽然经历了一审二审,但是对于这一重大诉讼事项,新潮能源并未进行信息披露。

大舜财经注意到,除了吕坤个人的劳务费外,还有多家公司要求将新潮能源列为被执行人,追讨哈密合盛源拖欠的各种款项,认定抽逃出资也意味着新潮能源需要将承担哈密合盛源拖欠的各种款项。

新潮能源投给哈密合盛源的6亿元款项如今不仅一分钱没收回,这回可能还要再倒贴2.2亿。

监守自盗还是设局掏空?

针对这笔资金的去向,交易所也向新潮能源发去了监管函。交易所要求新潮能源说明相关诉讼事项的后续进展情况,相关事项对上市公司的影响,上市公司可能承担的责任以及公司是否已及时履行信披义务。

此外,监管函还要求公司核实并说明相关资金转入及转出的原因及合理性、具体用途及流向,是否具备商业实质,相关资金是否已经归还,并明确说明公司董事长及相关关联方是否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既然已经参与了一审二审,为何公司不对此事进行披露?此次数亿元资金的转出是董事长刘柯的监守自盗之举还是新潮能源早已设计好的“棋局”?

大舜财经注意到,在多份判决文书中均提到,在新潮公司按照增资扩股协议于2016年1222缴纳投资款6亿元的当天,哈密合盛源就向梧桐投资有限公司分两次汇2090万元、4067.916554万元,向北京澜创公司账户汇2.791亿元。

新潮能源辩解称公司虽然持股45.5927%,也仅是财务投资行为,不参与决策和经营。但是,新潮能源在当天将6亿款项打入哈密合盛源之后就已经有3.4亿元资金转出到其他公司。

新潮能源莫非连财务都不做监管?对哈密合盛源3.4亿元的资金转出一点都不知情?

真不知情还是装聋作哑?

实际上,对于哈密合盛源这笔6亿元的投资,新潮能源的迟钝与缓慢处处都暴露出异常。

首先,在与出让方签订增资协议时,哈密合盛源所有的雅西铁矿的采矿权证还在新疆哈密宏源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手中,早在2013年6月,哈密合盛源就与哈密宏源资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采矿权转让合同,并支付了转让费用。

三年多时间采矿权证都没有转让完成,究竟卡在哪里?为何不等待采矿权证转让完成再签署协议?

此外,2018年6月1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哈密市政府在官方网站发布了《野骆驼自然保护区24个退出矿山完成环境恢复治理整改任务公示表》,这份公示表列出了24家矿山,雅西铁矿赫然在列。

花了6个亿投资的铁矿被关停,新潮能源竟然也未做任何信息披露,而在此之前的几个月矿山的机械设备、通讯设备都已经被拆除。

再向前推半年,雅西铁矿的采矿权证在2017年12月5日被注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土资源厅还曾专门发布公告进行了披露。

再继续向前推半年,2017年年中,涉及野骆驼自然保护区的各个地区均已经成立了采矿权清理退出领导小组。

按照新潮能源与交易对方的协议,采矿权证是要在2017年6月30日之前办理完毕的,在这样的一个时间节点新潮能源对自然保护区成立采矿权清理退出领导小组以及采矿权最终被注销难道也一无所知?这显然是有违一般的商业常识。

如今法院一审二审判决均证实了2.2亿元的资金流向了新潮能源董事长刘柯实际控制的企业,新潮能源不去向刘柯追讨抽逃的2.2亿资金,却“假模假式”跟哈密合盛源的原股东打官司,这出戏究竟是演给谁看?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本文地址:http://www.5tianqi.com/6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